最新公告:
新闻动态

地址:广东省广州市天河区88号

电话:

传真:

手机:

邮箱:admin@baidu.com

新闻动态

当前位置:官网首页 > 新闻动态 >

【艾景奖现场】成玉宁:乡村空间特色的营造

文章来源: 更新时间:2018-12-04 08:22

12月1日消息:12月1日,2018第八届国际园林景观规划设计大会暨中国建筑文化研讨会风景园林委员会学术年会在厦门国际会展中心举行,东南大学建筑学院景观学系主任、教授、博士生导师成玉宁发表名为“生于斯,长于斯,融于斯——乡村空间特色的营造”的主题演讲,现场报道。

成玉宁:我之所以用这个题目,生于斯,长于斯,融于斯,相信在座各位都能够理解我大概要说什么,乡村的景观不是一朝一夕造就的,规划出的景观特色,与其说是规划,更不如说是一种生长,是自然演进和发生发展变化的过程。我当时觉得乡村景观要换一种方式去认知,也要根据乡村景观的特点和逻辑去理解它。所以我们可能不能简单沿用传统规划设计的路径和方法,但是是不是就是能够沿用景观的方法,也未必。我个人有些体会,我就想结合自己的实践,跟各位谈谈我的认知。

首先我要申明,这里说的乡村空间更多是指村落空间,而不是生产空间。大家知道中国的乡村今天强调的是三生合一,就是以农村的生态本体为基础,融合了乡村的生产、生活。不是一个纯粹的景观,也与上午詹姆斯说的欧洲情况不大一样,因为我经常到罗马大学讲学,对意大利、西班牙的乡村有所了解,包括在那里地方有许多乡村今天可能真的成为了像詹姆斯所说是中产阶级的乐园,因为大家回避城市的问题,寻求更安逸的生活方式,中国的乡村可能跟欧洲不一样。中国乡村依然集聚大量的人口,依旧承载着我们要服务城市的功能,所以中国的乡村不一定走欧洲的乡村发展之路。当然少数地区自然条件很好,那是市场的选择,那是个案,比如大家熟悉浙江、天目山等地区很特殊。

我大概讲几个方面,一个是谈到生于斯,我想跟大家谈谈我所理解的乡村景观的生成过程,是活的。二是长于斯,乡村景观的发生发展变化,是在按着乡村环境的规律在更新。有人意志,但是不以人的意志为主。融于斯就是乡村景观环境,如果有规划的话就策略,强调的三生融合,在此基础上是特色空间的营造,事实上乡村就是规划设计的呢,其实我们没有规划设计的设计也是设计,是按照自然的逻辑,按照人的使用意愿在变化着。所以我们说无序的建设和有组织的建设其实都会对环境对自然原生环境产生一定的影响,今天也有专家找了许多的例子,看了历史遗存的乡村景观和环境之间的原容,当人的能力一定的情况下,对环境的也影响是少的,所以传统的村落觉得环境融合度很高,今天情况往往会不一样。中国乡村得到中央政府,得到国家领导人的关注,所以中国乡村一定会按照中国社会的需要去发展,不一定是纯景观的,更不可能是纯旅游的。我想也不应当成为中产阶级的乐园。因为中国的乡村是不允许城市人往乡村迁的,所以今天要取得乡村的户口是很难得,西方朋友是很难理解户口的概念。所以活化的发展,可能是中国乡村景观要走的必然之路。

生于斯,长于特定的环境,上午杨院长说到中国自然资源的分布,其实也很直观的说明了中国资源分布的不均衡性,中国西部非常的拥挤,这里看到所谓的曾经的繁华乡村都是宜居43%土地上产生的,而今天有赖于特殊的使命还是生态空间。大家都知道,我们国家关于公园,尤其国家公园和荒野,自然地的保护正在产生变化,可能已经从传统的保风景区,保公园变成今天对国土安全的保护。所以三生融合,我觉得在乡村较之于城市更加鲜明。所以因地制宜实现人为与自然的共生,这可能是传统村落,也是未来村落发展的必由之路,可持续之路。

不同的自然环境条件下,历史形成村落形态不一样,环太湖周边或者是浙江山地其实形态各不相同,都是长期与自然作用的结果,乡村景观不可能只注重空间,其实还离不开产业的支撑,水系、农田、村落永远是伴生的关联,从中国早期的村落,到今天的村落原理没有根本的变化,一直到当代还是一样的。所以自然的条件决定了生产的方式,也决定了居住的方式。居住生产生活共同构成了乡村景观的全部,传统影响村落形态的因素很多。今天我们说构建乡村景观要有逻辑性,空间和逻辑就是要探讨乡村景观空间生成的规律。如何从空间的深层发展组织、延续、传承传统村落的形态,我们说一定是有资源约定,在自然资源下约定符合自然的规律也符合乡村的诉求。水陆交通的影响,生活生产需求等等,乡村的景观也分外部空间,是指自然和乡野和生产性用地,也有内部空间,就是狭义的村落空间,包括村落里的聚落建筑、街道、甚至小型的公共空间等等。

长于斯,就是从乡村生态和形态更新的角度看,乡村景观如何真正实现有机的更新。不可否认改革开放以来中国农村变化巨大,尤其是长三角珠三角地区,经济发达地区的乡村形态变化巨大,这样的村GDP上去了,原始形态变化了,有的村修起了别墅,甚至树起了金塔,但是这些村落是不是有特色,一定时期他们可能是农村在走向现代化,在消除城乡差别时的典范,但是从长期来看不应当成为中国农村的范本。所以中国的乡村应该和自然环境,经济发展休戚相关。所以当代乡村空间增长点有它的特点,不应当简单的延续城市规划的发展和城市规划的路径改造乡村。在新农村的建设中,我们看到了祖国大地崛起了一批新城市,在这样一批新乡村建设中实际上原始生产生活环境变了,甚至于村落空间形态也变了,我们说赞叹农村空间变化的同时不得不说这也是我们发展过程中的憾事。

半城市化,农业型,生态型的乡村是今天必须侧重应对的不同村落发展形态,不存在一个模式,不可能简单按照一个逻辑研究乡村。所对于村落的空心化问题,对于村庄建设无序问题,包括面临的资源环境的问题,我想长三角、珠三角,不同的区域面临的问题不同,只有针对性的研讨,针对性的寻求发展依据,可能才能够打造可持续的乡村景观。

所以乡村作为建成环境的一种,我把环境分成两的类,一类是自然环境,不以人的意志为转移,知道受制于自然过程和自然规律,乡村城市都属于建成环境,是人按照使用的诉求人为的改造自然的肌理,甚至部分改造了存在的形态,就是所谓空间。所以它还是以人为中心,以人的生活生产为中心,乡村环境与纯自然还是不同,所以不能忽略乡村的特点,也不能忽略城市和乡村的差异。

乡村的形态特征,跟自然错宗复杂的不一样,我想还是要从地域化的角度探讨中国的村落结构和中国村落的特征。乡村景观生态特点,平衡型特征、开放性特征,异质性特征是三个基本特征。从融于斯的角度看,我们需要追求的还是生态和形态的耦合关联,形态是外化,生态是内在的,自然而然外化的内在结局是最理想最有机,不是人为营造,也不是按照传统的逻辑建构乡村,进而融入第二自然,或者是狭义的景观,我不认为这是村落或者乡村应当走的路径。更多还是应当有机结合。所以在保护生态环境,充分利用自然力,科学评价适度改造,这样可能能够实现乡村景观的变化,乡村景观的发展。我个人认为规律是有决定意义的,形态是自然而然的外化。生态与形态之间的耦合是乡村必须走的自然之路。最终还是以生态危本底,但是这个生态包含生态也包括人工干预的生态,对于中国乡村不是有大面积的林地还是有大面积的生活空间,要解决14亿人吃饭吃菜的问题。三生功能中的生态和生产,我觉得是乡村景观环境的最基本特征。

所以无论是外部还是整体特征,或者乡村本体,空间本身的营造也是彰显地域性为重要的工作抓手。下面举一些例子谈谈。第一个例子是浙江许家山村,是完全建在山上的村落,这个村全部是石头建的,也有人称是石头村,他们希望把老百姓迁走,希望把石头村改造成城里人住。当然这是一个良好的愿望。事实上在系统考察这个村落的时候,始建于宋代的村子,非常巧妙的运用石头,大大小小的堆砌,建筑形态非常自然,也很有意思。因为这个位置靠近海边,我们研究这个片去发展的时候,不是延续传统的景观路径,而是把生产景观化,把乡村特色化,让村民们能够在有机更新中还能够延续着祖先耕种的逻辑耕种的土地发展,而不是把村民搬出这片大山,把大山交给城里人。少数的片区有意义,发展旅游有价值。我们更多应当结合既有的生产和生活营造。在这个过程中,我们系统调查研究了这个建筑,作为新建设创作的逻辑,在这个过程中重新延续了原来的肌理,延续了原来结构的技术、方法,我们还希望把不同时期的建筑都能够很好的保留。我不以为乡村都应该统一通过认为规划整理到特定的时代,反而使村落凝固在特定的时段,一个乡村的发展应该有延续性,这个村落更新过程中也是这样,延续传统的建筑手法和特征,但是还是希望有自己的印迹和逻辑。通过这样的方法改变生产方式,改变农业结构,让老百姓继续在这里栖居,在这诗意的生活。

第二个例子是太湖的三山岛,这个也很有意思,历史上的印迹很有特征,它是太湖中的小岛,不大的小岛上有省级和市级的文物很多,做这个更新的时候我们也希望保住该保,同时满足当代三山岛村民发展的需要,还要能够满足现代旅游业服务的需要,在这样的逻辑下从研究三山岛的空间形态,研究肌理,研究构成,研究适宜的开发建设强度和应有的空间形态和建筑的体量,通过一系列的定量辅助的探讨,最终诚信组织了属于三山岛的形态,建构了属于他空间的形态。所以我重点做了其中的一条水街,这条水街的恢复也是依托于历史,依托于今天岛上水系的沟通和外太湖沟通的需要。我们治理了环境,从而使传统的村落满足今天需要,也焕发了活力,也解决了许许多多在发展过程中村落遗留的问题。传统的村落要发展不一定靠大拆大建,在这里恢复了水街,同时沟通了水系,实现功能完善和水环境的沟通。

第三个项目是南京一个项目,随着道路建设,随着区域调整,这个片区成为废弃的村落如何打造。我要打造的一小块区域原来原住民全部迁离了,即便是改造过程中也认真研究了既有村民建筑,有70年代建筑,也有80年代更新,甚至有少量90年代的建筑,我想我们的改造不是简单拆除重建,也不是简单为改造而改造,我还是坚持适度改造,和目标相结合,如果主要是居住,我还是反对过于花哨的改造,将纯粹的艺术化不一定是理想方式,所以我主张避免过渡设计。在这个设计过程中绝大多数是砖混建筑,建筑质量还可以,以两层为主,在改造过程中就是完善功能,沟通建筑主群更具民宿的需要,能够把传统村落根据今天的需要再次更新,再次发展,提供都市人体验乡村生活的条件。

同时把传统的生产植入其中,但是这里失去了传统的生产意义,更多是游戏体验。这里可以看到一系列的改造活动,我坚持微更新,微改造和减量化设计,怎么样让设计少,我这里不单纯为了节约投资,而是为了使既有资源最大化,巧妙改造,巧妙设计。这里可以看到民宿和游客中心都是在这样的逻辑下建构的。这些建筑的主体都是原来的村民建筑,适当改造,比如猪圈、拆除了茅房,适当整合了资源,就是今天看到的状态。适当的改造就是为了特定的目标服务,如果我们能够结合既存的资源进行改造,而不是按照某种理想的范式去改,这是属于有机更新的序列,有机更新的范畴。所以我对待村落的态度就是这样一种看法,对待自然是审慎,对待既有建筑也是审慎的,不是大规模改造,也是按照心目中的理想范式改造,我想因地制宜,因建筑制宜,可能是我们进行微更新、微改造的重要策略和手段。

跟我们分享这么多,谢谢大家!

本稿为大会速记稿,难免错漏之处,敬请谅解。

地址:广东省广州市天河区88号电话:传真:

版权所有:Copyright © 2018 凯发精英体育凯发精英体育_凯发沙巴体育_凯发体育娱乐_凯发体育官网k8.com All Rights Reserved技术支持: